About CCH

認識彰基

主管的話語

初級照護的美麗與哀愁,家庭醫學的過去與未來

劉晏孜 家庭醫學科主任 、教學部副主任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西方各國的醫療走向專科化,各專科委員會的相繼成立,使基層初級醫療日漸式微。師法於歐美等國的臺灣,時至今日,仍是醫療高度專科化的國家,專科化的蓬勃發展,帶領臺灣的醫療技術走向世界頂尖的地位,讓臺灣人得以接受高水準的醫療照護。看似美好的發展,卻在二十世紀末開始出現質疑的聲音,片段式的醫療服務、失控的醫療支出、與大環境不佳下各類社會運動的興起,讓許多先進國家開始檢視其醫療體制是否出現失衡的現象,也逐漸喚醒大家對初級健康照護的重視。

初級健康照護(Primary Health Care, PHC),或稱基層健康照護,概念起源於1978年提出的阿拉木圖全民健康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Alma-Ata),此宣言影響後續之全球公共衛生發展深遠,其中心思想在維護每個人的健康人權,期許達到Health for All的目標,而方法就需要透過切實可行的初級健康照護;但我們所處的世界,仍然往貧富不均的M型化社會發展,醫療商業化的腳步也從未停歇。於是在2008年,世界衛生組織再度提出The World Health Report 2008 - primary Health Care (Now More Than Ever)來重申PHC之重要。初級健康照護必須滿足人們一生中大部分的健康需求,包括生理、心理、和社會等面向;以人為中心,而非以疾病為中心,包括健康促進、疾病預防、治療、復健、和末期安寧緩和照護等範疇,達到個人、家庭、與社區的健康賦能。

在此時期各國開始出現家庭醫學醫師之訓練。臺灣家庭醫師訓練起自1976年委託臺大醫院辦理之「全科醫師養成訓練計畫」,於1987年由家庭醫學會開始辦理家庭醫學科專科醫師甄審及訓練醫院認定等工作。彰基家庭醫學科由麥文醫師於1983年設立,以家庭醫學科的3C2A之核心原則,包含持續性、周全性、協調性、可近性、及負責性來培養家庭醫師,經過三十幾年的努力,除了家庭醫學科前輩們的付出,也特別感謝院內所有醫師一直以來給家庭醫學科醫師的指導與協助,讓我們在社區醫學(居家醫療服務、偏遠巡迴服務、健康促進)、預防醫學(健康檢查、勞工健檢)、及家庭醫業有穩定基礎,另外在安寧緩和醫療、職業醫學、旅遊醫學等也多有發展。

未來,家醫科有兩大短中期之發展目標,第一,因應高齡化社會,我們必須有針對老年族群的長期照護整合型訓練,以醫院為基礎,推廣延伸至全社區,提供完整的全人醫療照護,協助患者在其每個階段,依其不同的健康需求,整合相關長照資源,提供其所需之健康照護。第二,以研究為基礎,擴展家庭醫學之內涵,增進家庭醫業之照顧品質,協助年輕住院醫師找回研究本身的意義與初衷,時時張開眼睛去觀看這個世界,保有觀察力、好奇心、及敏銳度,以紮實嚴謹的研究方法,遵守倫理規範,在漫長的研究道路上互相扶持、保持熱情,找尋困境的解方。

最後,仍要勉勵我們的年輕醫師,全球化與都市化,複雜了我們的生活,有時也複雜了我們的心思,追求高端科技與醫療進步的同時,也要提醒自己別忘卻醫者最原始的快樂,來自於我們真的幫助了一個人。帶學生去偏遠巡診時,我常問他們:「你覺得這裡算偏遠嗎?」,有些學生會認為,臺灣那麼小,哪裡有什麼偏遠地區?其實,偏遠所指的,不見得只在有形的空間距離,它可能是知識上的、資源上的,那些伸手卻不可得的其實更遙遠;M型化社會,不止財富分佈走向極端,健康衛生亦然,「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我們應謹記文章一開始所提的Alma-Ata宣言,健康是人權,實踐「公平正義」與「以人為本」也許過於理想,但理想和現實,並非對立,只是存在著距離,致力於縮短這中間的距離,即便只有一點點,也足以支撐自己在人生道路上繼續勇敢的追求了!

“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見過,耳朵未曾聽過,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哥林多前書 2:9

瀏覽人數:161

快速連結

蘭醫師LineBot

蘭醫師